卡司PK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卡司PK1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01 18:24:0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城铁果园站”的站名出处来源于旁边的地铁站,“日光清城”则是车站对过一个小区的名字。“虽说现在大家用手机导航找路不容易出问题,但很多人坐公交车还是要靠听报站。如果不熟悉这里或者是外地人,跟他说日光清城,可能就找不到路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印度搞“边境基建竞争”只会失血不止,拖累经济发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印度,没有人真要解决本来就不存在的“中国威胁”,大部分印度精英对此都心知肚明。那些烧中国货、上街游行的,要么是缺乏国际关系基本常识的社会底层,要么就是拿钱作秀的群演。对这些人而言,曾经砸过苹果手机,现在砸中国手机也没什么不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巡游活动于上午9时20分开始,在高唱国歌及进行舞狮表演后,邝美云、霍启刚、张明敏、钟镇涛及香港兵乓球队等社会各界知名人士登上花车巡游。花车从中环9号码头出发,缓缓行驶至小西湾,一路播放“我和我的祖国”等爱国歌曲。沿途的香港市民挥舞着手中的国旗及香港特区区旗,激动地向花车挥手致意,并高喊“香港加油,我爱香港”等口号。期间,邝美云、霍启刚等名人还走下车来,亲切地与市民握手合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这个‘路口南’实在太靠南了”。宽街路口南是2路的终点站,许多前往北京中医医院看病的老年朋友经常在这里上下车,不过这座公交站距离站名里的“宽街路口”,足足有400多米远,距离同方向、同站名的104路、108路站台,也有着310米的距离。“看病的老人走路都不太方便,下了车还要呼哧带喘地走小半站地。我们就希望能把这个站的位置再调一调,离医院大门和路口再近些。”一位乘客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边境基建涉及大量的资金物资,印度军方、国防部都能从中直接受益,其中也包括了印度社会司空见惯的腐败行为。基建竞争引起了边界摩擦,又给了印度庞大低效的军工产业创造了获取订单的口实,这次摩擦后外电报道印方开始在边境地区“大量部署新型坦克”就是一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一时间,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、撑警网红杨官华等意见领袖,也登上了三辆巴士花车沿着维港巡游,一路循环播放国歌,展示国旗,表达香江之畔市民的拳拳爱国之心和大多数市民的真实民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在上世纪末,印度确定了印中边界建设73条公路的宏伟计划。然而,直到洞朗事件发生后,印度媒体披露仅完成了27条,而且建设质量远低于中国西藏的公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站在印度政府施政的全局角度看,所谓“基建竞争”是巨大的累赘,由此引发的边境摩擦也得不偿失。但是,这一糟糕的“死循环”却让内部利益集团拥有强大的社会影响力,导致历届印度政府无法从中脱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市民陈先生今天也带着一双儿女前来参观巴士巡游,他告诉记者,希望通过今天的活动让孩子们感受热烈的爱国气氛,从小热爱香港,热爱自己的祖国。2017年洞朗对峙后三年,中印边界又看到了冲突场面,这一次是在加勒万河谷。印度总理莫迪也都说了“无外方(中国)人员进入印方领土”,毫无疑问是印方挑事。